发表于 2017-8-16 20:38:48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身上开始散发社工的味道【何千慧】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夏令营,起初我以为报了这个夏令营,有着主要的负责人,我只要跟着做就好了,其他的时间负责玩就行了。
   然而在这个古道夏令营开始的前期,一次一次让我跌破眼镜的任务,长达8天之长的夏令营要写好全部的策划,包括每个课程的目的、时长、游戏规则以及课程与课程之间的衔接度,还有音乐、舞蹈、主持、话剧等等的选修课,这些细节全部都要写。我是负责后勤组的,他们所有活动列的全部清单都要买并弄到正规发票或收据。在临近夏令营开始的这段时间,我意识到这个夏令营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这个夏令营,我接触到了这么多和我一样的留守儿童,甚至有的是古道资助的弃婴。在家访的过程中,才意识到个案的一些沟通技巧是很有必要的,有些问题对于他们来说是真的很敏感会直触内心的,有些言谈举止中会让我们发现他复杂的家庭背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能力有限对于这种情况个,根本做不了详细的个案,这让我对自己没有在课堂上掌握很多专业知识,而感到后悔。
   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给孩子们上自我认识的性教育课,这前期的备课我与我的小伙伴一直在考虑小朋友的接纳度,这样讲或者那样讲的话,小朋友们会不会接受不了,我们预演了很多次,反复在推敲这中间的尺度问题。所幸,那天上课的一开始很紧张导致笑场,后面有了小伙伴的支持,后面讲的愈发顺利了。结束之后,小伙伴也对我的授课给予肯定。在这授课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儿童讲自我认识,不是一个劲地给他们灌输知识,告诉他们这是“阴茎”“”“阴道“之类的,而是要他们自己说出口,自己去发现,让他们在我的授课过程中去毫无顾忌的讲出来,让他们意识到这些都是正常的,没有什么羞耻的。我们老师在培训的时候和我们说过,这个短短8天的夏令营,我们根本不可能彻底改变一个人,改变他的思想和行为习惯,那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呢?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做一个引导者,我们所教的能让他们以后自己在长大的过程中慢慢体会。我们只需做到50%。
   跟课本一样,同样需要处理离别情绪。有人和我说过,小孩子动真感情的时候泪点特别低,很容易感动的。我刚开始不以为然,在结营的时候。看着跟我们皮了7天的小孩们全都哭了,我的内心不只是感动,还有一些其他的触动,我也讲不清,可能这也是我觉得当我身上开始散发社工味道的原因吧。
timg.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8 20:34:15 |显示全部楼层
对孩子的些许认识【苏苏】

有幸能够再次参加古道成长夏令营,每次夏令营都让我有了新发现。如果说去年是因为好奇而参加夏令营,那么今年则是为了了解孩子而参加。我的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当一名人民教师,而我自己也有一点点这样的想法但是因为害怕小朋友的极端情绪而没敢决定要不要当老师。参加这次的夏令营也是为了解决我的烦恼,了解孩子的情绪以及如何解决极端情绪而来。
在开营前家访了几个营员,几个营员中有一个营员是觉得最头痛的,因为不管问什么回答的都是“不知道”,大概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我自己也有点慌,很怕开营后营员也是这种态度,终于揣着惶惶不安的情绪迎来了开营,并且也当上了那个营员所在小组的组长,可以说那个小组是所有小组进去最死气沉沉的了,不管怎么激励他们,整个小组的营员都不愿意回答,小组讨论时女生们都沉默着,男生之间在打闹。连续两天不管是谁带他们组都是这样,直到重新分小组,成员的性格才开始渐渐的显露出来。这些营员很多都是害羞腼腆的,也不乏有活泼开朗的。如何让害羞腼腆的营员变得开朗是我们志愿者遇上的第一个大问题。

我们在上课时采取了积分制,通过积分来激发营员上课的乐趣,每天安排不同的志愿者当小组长带动每个小组的氛围,小组长也可以更加了解每个营员的性格,以便志愿者对每个营员因材施教。这次的夏令营在平常与营员相处时发现有些营员虽然害羞但是当他们自己画了一个面具或者是搭积木他们都希望有志愿者可以关注他们,当你关注他们时他们会很高兴能够与你分享。这一届的营员大多都是留守儿童,可能在成长的过程中缺乏父母的关注,而我们的到来,对每个营员的关注解决了他们的情感需要,每天都有志愿者和他们一起上课引导他们,让他们产生了依赖,解决他们情感诉求。

有一天午休的时候两个营员有了一些争执打起来了,其中有一个被志愿者训哭了,那个男生是全班最皮的,每次都让志愿者头疼,而被训后那个男生整个下午都没有参加课程活动。后来志愿者们了解到事情的原委才发现,每个营员已经有自己的想法懂得面子这个问题,很多营员之所以不敢上台回答也是怕自己回答错误会被同学所嘲笑。

有个营员是我在整个夏令营看到最乐观的孩子,在一次绘本戏剧《不是我的错》演练中,他说了让大家很触动的话,他说他希望能在那个被欺负的人的身旁陪伴他,带他走出阴霾。作为一个大人的我在面对校园欺凌现象的时候都不一定能够站出来但他却能够做到这让成年的我感到有些羞愧。

有一个营员说:“开营的时候觉得八天的夏令营太长了,但现在我希望夏令营有八千八百八十八天。”这说明我们的课被营员们所接受,可能我们的课程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但是哪怕只是让营员开窍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不奢望他们能记住我们但是我们所做的能够影响到他们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这大概就是我们所带来的夏令营的初衷。
趣味运动会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23
 

回顶部